A8体育网/93岁香港抗战老兵李汉:这是最好的时代
中新社香港10月2日电 题:93岁香港抗战老兵李汉:这是最好的时代 中新社报道 张晓曦 “我去过六次首都,有一次是去参与国庆仪式,很宏伟,局面伟大!变革很大,我有这样的感受,我这一世人,我认为最好(的时代)就是如今了。”近日,93岁的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兵李汉,在香港承受中新社报道专访时,难掩冲动地说。 “我去过六次首都,有一次是去参与国庆仪式,很宏伟,局面伟大!变革很大,我有这样的感受,我这一世人,我认为最好(的时代)就是如今了。”近日,93岁的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兵李汉,在香港承受中新社报道专访时,难掩冲动地说。中新社报道 谢光磊 摄 出生于上世纪20年代、经历过抗日战争及英国殖民统治的李汉,对“中国”两字有着深入理解。李汉出生于香港新界乌蛟腾村,1941年至1945年日本占领香港的三年零八个月期间,乌蛟腾村曾是东江纵队港九大队的基地,召开过出名的乌蛟腾会议,设立过抗日游击队的电台。 出生于上世纪20年代、经历过抗日战争及英国殖民统治的李汉,对“中国”两字有着深入理解。李汉出生于香港新界乌蛟腾村,1941年至1945年日本占领香港的三年零八个月期间,乌蛟腾村曾是东江纵队港九大队的基地,召开过出名的乌蛟腾会议,设立过抗日游击队的电台。中新社报道 谢光磊 摄 回想起当年的场景,很多画面李汉仍记忆犹新。他对报道讲述,1942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后,日军将乌蛟腾全村包抄起来,并向村民逐一问话,让他们说出游击队在哪里、并交出枪支。 “村民们当然很害怕,日本人那些凶残手段,必定怕的。两个村长被日本人打死,当场牺牲。第一个村长,被打到残废,走不了路,拴在马后面,拖着走,我亲眼见的,拖到半路死了。另一个是在小树林那里被打到死了。”李汉说。 日军的残酷暴行,激发了乌蛟腾村村民的民族情绪与保家卫国的决心。李汉暗示,当时,乌蛟腾村先后有青少年40人离别父母参与游击队,留在家里对峙消费的村民,95%以上参与了抗日群寡组织,维护治安、支援部队,做了大量工做。 “我参与了儿童团担任团长,积极参与宣传抗日活动、放哨、为部队送信送谍报,不断对峙到抗战成功复员。”李汉说。 图为本年9月18日,93岁抗战老兵李汉参与在乌蛟腾抗日英烈纪念碑举行的纪念活动。中新社报道 谢光磊 摄 1951年,有乌蛟腾村村民提议设立烈士纪念碑,以此缅怀先烈,加强国家民族意识,但这一举措在当时遭到压力。 “港英当局不承认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在香港抗日的地位和功绩,天天派出差人监视,这是一种挑战,”李汉说:“但我们乌蛟腾人不信邪,不怕威吓,照样施工。” 图为93岁的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兵李汉(左)与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兵士联谊会会长林珍(右)交换。中新社报道 谢光磊 摄 1984年,原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指导人曾生访问香港,专程前A8体育来乌蛟腾村探望,并提议将“烈士纪念碑”改为“抗日英烈纪念碑”,为村民们认同。曾生随即挥毫,为“抗日英烈纪念碑”题字。 关于纪念碑的成立,李汉感到骄傲与骄傲,他描述本人是倾注全身力量,把纪念碑建立好、维护好、阐扬好。他不只经常前往纪念碑巡视,请人除草、清扫卫生,还筹建了相关委员会,统筹建立和办理等问题。 “几十年来,我无领取国家和香港特区政府一分钱薪金,为纪念碑事驰驱,也是靠本人掏钱。”李汉暗示,他之所以这样做,完全是出自义务与责任。 但是,在本年“九一八”前夕,乌蛟腾抗日英烈纪念碑遭人涂污,虽然有得知动静的香港市民连夜赶赴现场清洗,但是关于此事,李汉还是心痛得紧紧捂住胸口。 关于近来香港持续发作极端暴力违法事件,李汉暗示,他希望年轻人可以正视历史,服膺先辈保卫这片地盘的艰苦,他相信香港明天会更好。中新社报道 谢光磊 摄 关于近来香港持续发作极端暴力违法事件,李汉说,他希望年轻人可以正视历史,服膺先辈保卫这片地盘的艰苦。他相信,香港明天会更好。 采访期间,李汉还为新中国的70岁生日,献唱年少时曾屡次唱起的《延安颂》,为祖国送上他最衷心的祝愿。 “我内心感觉国家的开展已经走得很好了,个人来说,我很欣慰,一辈子的目的已到达,我们想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。”李汉说。(完)